鼠牛戏猫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

“鼠神、鼠神,玉帝要招属相了!”一只穿着上蓝下黑硕山勇士服的小报信鼠急急忙忙跑进鼠神大王的宫殿。“大王昨晚又通宵了,现正睡下,请传信大使待会再来吧!”鼠神的贴身侍卫拦住报信鼠说道。“可这消息担误不得啊,是顺风鼠派人传来的急报,半个时辰前从咱们硕山天池峰传来的。”报信鼠大声嚷道。这天池峰就在玉帝的天庭下面是当世离天庭最近的地方,鼠神派顺风鼠驻守此处,天庭任何的消息都可以最早得知。“让他进来吧。”一听到是顺风鼠从天池峰传来的消息,鼠神也顾不得休息,急急忙忙从床上爬起来。“是”侍卫让报信鼠让进了内室。

来到鼠神内室,小报信鼠看到身材足有毛山熹猫那么大的鼠神双眼通红的坐在床边的靠上,“说吧,什么事?”“大王,这是顺风鼠发来的急件。”报信鼠把手中的文书递给鼠神。鼠神看毕随手往桌上一扔,“我说什么大事,不就是招十二个属相吗,用得着这么心急火燎吗?”报信鼠弯着腰凑到鼠神跟前:“大王有所不知,这回天庭招属相可是近万年难得一遇的光宗耀祖的好机会啊,自从如来佛祖十二佛珠散落人间,为了寻找这些珠子玉帝这回可是下了大力啊。”“这个我知道些,但我现在为了给稻穗大仙的田庄除害,可是忙得昏天暗地呀,哪有精力搞这事啊。昨天晚上还在佛田施了一整夜的法,总算将那些害人的蝗精驱走了,可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来。”这报信鼠其实是鼠神的外小侄,这家伙脑子活络点子多消息灵,这不才来一个月就被鼠神封为帐前传信大使,只听他继续说道:“佛田除害的事固然重要,可这去天庭抢属相的事也担误不得,只要大王跟牛王协商下不就两全齐美了。”“对了,我怎么忘了,这佛田的耕作可离不开老牛啊,我若把这消息第一时间告述他,他还不乐得把那他那镇山之宝---神梯,让我一用啊,要不我跟他一块搭神梯去天庭报名,这样又快又稳又不担误佛田的事。你小子此事若成大大有奖。”“多谢姨父大王。”报信鼠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哈哈哈,侍卫给我备神风轮,我要去牛虻山。”这神风轮是鼠神远行的工具,虽不能腾空,却可以离地一尺行走如风。

牛虻山离硕山有一段路,中间隔了一个毛山,也就是熹猫的老窝。经过毛山的时候,鼠王闻到一股肉香味,鼠神想这老馋猫又不知偷了哪里的猎物开洋荤了,由于一心赶路,鼠神没停下,径直向牛虻山飞奔而去。

牛虻山此时好不热闹,因为牛王正在给妻子办生日宴会。这牛王的妻子名叫琵琶公主,乃是当年铁扇公主的嫡派子弟,性情豪爽,长相端庄。牛王宫殿后面有一个大花园,花园中央有一个亩大的池塘,池塘四周种了柳树,柳树成荫,树下花开四季,沿着池塘中央有一个醉牛亭,这牛王只要有空就会与夫人来到亭中饮酒赏花,戏鱼钓蚌。原来这牛夫人平时的爱好就是养鱼喂蚌,这鱼和蚌养在一起可有乐趣了。牛夫人收集了世间上等的鱼苗和蚌鱼放入池中饲养,如千金鲤、桃花鳜、东星斑、沙尖鱼……而蚌类有沙河蚌、天河肥、乌云蚌……等等。这鱼和蚌长成熟后碰到一起就会争斗,有时候是蚌死鱼嘴,有时则是鱼进蚌肚,总之是鱼蚌相争,夫人得利。经常有大鱼大蚌由于争斗而跳上岸,成为牛夫人下厨的美食,而牛王也天天享受着夫人做的下酒佳肴。可偏偏最近这段日子,很少见有鱼蚌跳上岸,即使有也是一些残缺不全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咬过,而且夫人也发现塘中的大鱼大蚌也越来越少了,为此每日伤心落泪,寝食不安,为此牛王也是看在眼里忧在心里,正准备派人去调查清楚来。

恰在此时,鼠神来拜访,两人寒喧完毕后。鼠神把来意详细的告诉牛王后,老牛高声嗷叫一声道:“鼠弟,此事若真可非同小可啊,要知道这争得属相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啊!”“好事是好事,可咱俩还得完成稻穗大仙交给我们的任务呢,这不,为了保管好你上个月耕出来的佛田,昨晚我又是一宿没睡,也不知从哪招来些蝗精,真够烦人的。”鼠神试探道。“嗨,这个你尽管放心,这上天的家伙我老牛这可是有的,没有人比咱们快。”“牛兄,那感情好啊,能坐上牛家的神梯上天庭真是三生有幸啊。”鼠神高兴的说。牛王也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一阵后忽然眼睛一瞪:“唉,不过鼠弟,我把一件家事处理完毕,再与你同去如何。”“什么重要的家事,希望哥哥不要误了时间啊。”鼠神急切的问道。牛王将后院遭盗之事跟鼠神一说,鼠神想起白天经过毛山时闻到的一股肉香味,于是眯着一双小眼睛皮笑肉不笑地对牛王说:“哥哥,这偷盗防盗之事向来是我硕山的强项。这样……。”鼠神附耳于牛王嘀嘀嘟嘟说了一通,牛王边听边点头。

这天半夜,月高天黑,牛王家后园的池塘此时寂静得连水声都听不到,也许鱼蚌们已呼呼大睡了。在后园旁边的一座小山上,传信鼠敲开了鼠神的房间大门,只见牛王和鼠神正并排立在窗边看着园中池塘边的一花一树。“姨父大王,果然不出你所料,这鱼蚌正是毛山熹猫所盗,我们在那发现了许多蚌壳和鱼骨。”报信鼠向鼠王报告道。“哼,我猜得不错,这馋猫白天吃饱喝足了,今晚必又回来盗,牛哥,叫夫人依计行事。”鼠神对着牛王说完,又附耳咐吩身边的报信鼠道,“小侄,再麻烦你去趟毛山草蜢洞,把这件事查一下……。”报信鼠说完神色严肃的而去,这边牛王和琵琶公主也已准备就绪。 鬼故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还是不见熹猫的踪影,莫非这馋猫今晚不来了,鼠神想着,由于这段时间经常熬夜所以也不觉得困,看看旁边的老牛早已呼呼大睡了,而牛夫人却精神百倍的盯着池塘,鼠神不禁肃然起敬。“咔嚓”池塘西北方向传来一声响,“来了”牛夫人大声叫了一句,虽然惊醒一边睡着了的牛王,可也把鼠神吓了一跳,他连忙用手捂住牛夫的嘴:“嘘,夫人,小声点。”三人同时将注意力朝西北方向看去,可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正当三人回头之时,忽然,池塘里“嘭”的一声,一条肥大的千金鲤被一条细绳拉出了水面,一眨眼一只硕大的天河肥又被钓了起来。“这回可真的来了!”牛王叫道:“夫人,快叫下人动手。”牛夫人立即点起事先准备好的红灯笼,高高举起左右摇晃起来。只听,池塘四周“哗”的一下,“嗖嗖”的飞出四排整齐的鱼网,这些鱼网是真丝金做成,牢固而有韧性,高高的鱼网环绕着柳树将池塘包裹了起来。正当大家以为已将盗贼围住时,忽然“喵”的一声,一只大黑影从一棵荗密的柳树上窜起,背着鱼钓和鱼镂如蜻蜓点水般的在柳叶上飞奔起来,“好轻功!”鼠神看着不禁叹道。“快放云母伞!”牛王高呼道,声音刚落,只见十多把伞状的像蘑菇般的东西从四周高耸的山峦上飘落下来,说时迟那时快,那黑影正要飞出花园,一下不小心沾上了一把云母伞,仿佛就粘上去了一样,任凭他如何挣扎就是挣不脱,只能随着它徐徐下降,最后落在地面。牛王三人此时已来到园中,于是命人将其绑了。待三人走近一看,果然是毛山的熹猫,只见这熹猫虽被绑了手脚,嘴却十分的甜美,“牛大哥,鼠大哥,饶了小弟吧,小弟甘愿服侍两位大哥。”“哼,你这馋猫,以前偷我们佛田的粮食,现在又偷到俺老牛家夫人头上来了,看我不打死你。”牛王气愤的说。

“哎哟,大哥饶命哟,你们可不能打死我啊,不然你们的佛田又要遭殃了。”熹猫求饶道。“啊!”牛鼠两人同时惊呼道:“快说,怎么回事!”恰在这时,只听传信鼠从山下飞奔上来喊道:“大王,不好了,佛田遭殃了!”鼠神冲过去一把扶住跌跌撞撞的传信鼠说:“快说!”“大王,我刚才按您说的去毛山草蜢洞察看,发现洞内四个穴室里面都是蝗精幼卵,那些成年蝗精已经朝佛田飞去了。待我追到佛田时,好家伙漫天遍地都是蝗精,怎么赶也赶不动,这不我就跑回来了。”“什么!”眼都气红了的鼠神回过神来,转身一把抓起熹猫说道:“说,那些蝗精是不是你养的。”“哈哈哈!”熹猫用舌头捋了捋胡须笑道:“正是,不养那些蝗精,我怎么能盗取佛田呢?”“你这混蛋,我杀了你,明知道这是天庭稻穗大仙下发给我俩的任务,如果完不成可要受天罚的。”牛王怒道。“哼,谁叫天庭这么不公平呢,这么长时间一直让我这毛山老猫妖不妖仙不仙的游手好闲无事可做。”“那你现在赶快去佛田,将那些蝗精赶回草蜢洞,不然天庭发怒,荡平了你那毛山。”一旁的牛夫人说道。“啊,那还请三位救小弟一把啊!”熹猫怏怏道。“走,别的不多说,赶快去救佛田要紧。”鼠神说道,于是牛鼠猫三风驰电掣般赶回佛田,还好佛田只损失了一半,不过这还是闯下了天祸了。

赶走蝗精后,三人坐下歇息,这老猫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在牛家花园被抓的情景,问牛王道:“牛哥,刚才那蘑菇状的东西是啥玩意儿啊,怎么一沾上我就挣不脱啊!”忠厚的老牛也没想那么多,说道:“那些可是我牛家的宝贝啊!这次去天庭可全要靠它们了,只要坐上这云母伞就不会从神梯上掉下来。”“去天庭,去天庭干啥呀?”老猫问道。牛王看了看鼠神,见他没反对继续说道:“玉帝下懿旨招十二属相,我们正商量着此事准备去报名呢?”“招属相,好事啊,两位哥哥可不可以搭我一程啊”“可是可以,可不知玉帝知道你养蝗精盗佛田会不会要你哟。”鼠神冷冷的说道。“求求二位哥哥了,求求了……。”奈不过这厚脸皮的馋猫,牛王说道:“好吧好吧,看在世代邻居的份上,明天你早些起来,我们一块去,不过记住,这神梯只能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才能使用,你可别睡懒觉错过最佳时间。”“一定,一定,那我回去准备了。”熹猫说完打着哈欠走了。这边鼠神牛王也回去准备等待最佳时间去天庭报道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最佳上天庭的时间已到,可仍不见熹猫的踪影,牛王和鼠神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念上口决坐上云母伞登上神梯到天庭报名。由于老牛的谦让,让鼠神获得了第一名,自己处于第二的位置,同时得到了玉帝的嘉奖。而鼠神虽然得到了属相第一但由于看管佛田不力,被削去防盗的权力,并被打回原形成为今天的样子。熹猫由于养蝗精盗佛田受到天罚,只能终身为妖,不敢见阳光,只能晚上出来活动。这样熹猫对鼠神就产生了仇恨,所以啊,一见面就要追杀至今不变。

以上是查字典为您提供的小故事,希望你能喜欢!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