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气味,日子久了,那种气味就代表他。 F说,他爸爸是一家海鲜酒家的厨师。小时候,每晚爸爸下班回来,他都嗅到他身上有一股浓烈的腥味。他们住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爸爸身上的腥味令他很难受。他和爸爸的关系很
当我们是婴儿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接收到父母亲给我们无条件的爱,但是这样的爱对我们而言,接受的时间及分量都太少了!很快地,我们就开始接受有条件的爱。我们的父母亲在内心深处受到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影响,他们也认为我们必须成为什
查字典故事会提供亲情故事:母亲的孤独最近突然觉得已过花甲的母亲很孤独。父亲比母亲年长七岁,母亲退休前是教师,父亲退休前是工人,文化的差异让父母很难沟通。母亲是个天性浪漫的人,父亲是个生性古板的人,有时候母亲在父亲面前做点
女儿两岁了还没回过老家,家里人都打电话过来说十分想见见她,希望我们能回去一趟。因距老家太远,他们都没来过我城里的家。两年多没回去,再忙也该回去看看了,我们决定一家3口回去两天。在爱人的指示下,我们回去只给母亲买了件衣服,
我大学毕业那年,父亲60岁,退休在家。退休后的父亲出门过马路都爱要我来搀扶,更别说像以前一样在家里施行“中央集权”,粗声大嗓地干涉我的恋爱了。 所以,当我在公司里被一个不爱的男人 死缠滥打地追,又被他在下班的路上围追堵截
路上撞上一个陌生人。“真对不起!”我真心表达歉意。他说:“也请你原谅我……我竟没有留意你。”我们都客客气气,那位陌生人和我自己。然后我们道了声再见,各自离去。 但是回到家,我们却变了脸。想想我们是怎样对待我们的家人的,不
查字典故事会提供亲情故事:左手牵右手同事老江,每天早晚牵着妻子的手,悠着来,悠着去地到外面散步,这让人看了好生羡慕。有一次,我揶揄着说:“老江,抓紧,小心夫人被人抢走!”他“嘿嘿”一笑,说:“放心,跑不掉哩。”老江有过一
别为平凡太压抑作者:毅林如果上帝只给了你一条腿,甚至只给你一颗脚趾活动,并且让你出生在贫困而破碎的家庭,孩子,你有活下去的勇气吗?这个世界,也许有些人生来就比平凡还要普通,比困难还要艰辛,比失恋还要酸楚。孩子,不要为平凡
大伟家的楼下,有几家擦皮鞋的小摊,大伟常去光顾。 这天,大伟在回家的路上,鞋子上不小心沾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泥浆。大伟飞快地跑回家,想去找个擦鞋摊打理一下。然而,不知为什么,大家都没有出来摆摊。 有一个摊子倒是在,那个丑陋的
我住在卡罗来纳的雾峰山。那是个秋天,我需要安静远离人群。我思想混乱,山中的空气能帮我更好地写作。我也想看秋天的红叶、南瓜,想感受自由自在生活的兴奋。这些,我在孤儿院的一间小房子里都得到了满足。 搬进这间屋子时,我请求孤儿
他是一家之主。每次下班回家,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不要烦我了,我已经很累了。今天也一样。于是一如既往,妻子安静地做饭去了。几个孩子看见他回来,一个一个轮流叫过一声爸爸,然后纷纷跑开,自顾自地玩耍去了。 他又辛苦了一天。他
清澈的双眼能折射出心灵的话语,这是不可模拟的。十岁的英英就有一双这样的双眼,看的人都不忍会发出怜爱之情。英英有一个比她大八岁的哥哥,两人相依为命。哥哥辍学在工地上打工供养着两人的日常生活以及英英的学费,日子过得很是拮据。
我奔向14号车厢的时候,有个人从我身边急匆匆地小跑过去,背包蹭得我踉跄几步,如果不是手中的大箱子倚着,肯定就要摔跤了。他回头抱歉地看看我,可能看我提着那么大个箱子实在不协调,又回到我身边说:“小姑娘,要不要我帮你抬箱子?
他突然扑向安检仪,蜷了身子,像一个编织袋般趴着。安检员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传送带把男人送进安检仪,屏幕上出现了男人趴着的瘦小轮廓。 两天前,儿子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城市。现在,父亲要送他回去。他们来到
孩提时,儿子张着小手对母亲说:“妈妈,我腿疼。”母亲急忙抱过儿子,问:“乖,哪儿疼?”儿子在母亲的怀抱里,蹬了蹬小腿说:“噢,不疼了。”但刚把他放下,他就嚷:“又疼了。”母亲明白了:儿子原来是想让她抱。年轻的母亲抱着儿子
一天清晨,一个婴儿在美国纽约市一家医院里呱呱坠地了。“我可以看看我的孩子吗?”孩子的母亲幸福地向医生请求道。随即医生就把裹着婴儿的小被包递进了她的怀里,移开被布,看见了婴儿的小脸,她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医生不忍心再看,迅
我仍然十分震惊地在房间里兜着圈,尽力想考虑应该把什么东西放进手提箱。就在刚才,我接到妈妈从密苏里州老家打来的电话,妈妈告诉我,我的弟弟、弟媳和两个孩子,还有弟媳的妹妹在车祸中遇难了。“你赶紧回来,越快越好。”妈妈哭泣着说
在几年前的那个时候,20万对我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数字。那个时候正好是爸爸五十岁生日,爸爸学会了开车。 想了很久送什么礼物给爸爸,最后咬一咬牙,想要送一辆车给他。 自己以前也从来对车都不了解,因为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
童年的一个雪天,我们被饥饿困扰,家里委实找不到一点可以吃的东西。我和母亲以及还在襁褓中的弟弟最大的愿望,就是等待父亲回来。父亲是到湖滩上挖野荸荠去了。虽然我们明白,这么大的雪,天又特别冷,湖滩肯定是冻住的,但我们依然充满
李先生和太太在马来西亚槟榔屿参加了一个旅行团,向导带他们到橡胶园参观割胶。一个男孩儿向他们做了示范后,便爬上一颗椰树,打算用弯刀割下一个椰子,他母亲便在附近的房子里向他叫嚷。 李先生告诉太太:“她说‘孩子,小心啊,别把手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