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人间四月天

查字典故事大全提供校园故事:又是人间四月天

又是人间四月天。在这个春天极短的城市里,每一个晴朗的日子都格外珍贵。午后的大学校园充满着慵懒的气息,和煦的微风拂在夏无痕脸上,

酥酥的发痒。

坐在学校后湖的草坪上看书的时候,夏无痕还是想起了肖桓。或许在青春岁月里,很多人都是带着特定的涵义行走在另一个人的生命中。那些朦胧的情愫就像是怒放在四月里的紫藤萝,微微蜷曲的淡紫色,如同隐秘的心事。经历过时光的发酵变得更加单纯而美好,而那些刀光剑影、刻骨铭心的失去与死亡,却依然像是一张巨大的网。笼罩于心,无法割舍。

认识肖桓是在高一下半学期的时候,在开水房外。高中时候的开水房就像是久不见阳光的地下室,有一种阴冷潮湿的气息。无痕提着两瓶热水瓶急急地往外走,却一下子撞到了后面的男生。热水瓶一下子就爆了,滚烫的热水就像是侵入骨髓的毒汁,火辣辣地疼。无痕狼狈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忍着痛咬着嘴唇道歉,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泪水落下来。肖桓并没有说什么,哪怕就是一声抱歉也没说,只是绕过夏无痕走了,眼神里的那种颓废与孤高让无痕突然感觉很委屈。肖桓,她是听说过的,隔壁班小流氓一样的人物,整天和一群社会上的小混混在一块胡闹。每个女生对此都有着一种敬畏又鄙夷的态度。

无痕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一瓶擦烫伤的膏药。夏无痕只是微微地愣住了,看着那瓶子上的烫金的字在夕阳下泛着奇异的光,突然感觉很温暖,微小的涟漪一点点荡漾开来,犹如水波潋滟处开出的谨小慎微的花。

夏无痕突然开始注意这个经常会在他们班窗口晃过的男生。总是穿着一条破破的牛仔裤,总是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总是那般烦躁而倦怠、却旁若无人地走过,就算旁边有人用奇异的眼光打量他,他的目光还是嚣张地朝着前方。有两次在阳台上,她以为,他会因为那瓶药的情分,多看她一眼,但似乎那总是一厢情愿。

四月的天光总像是随天漫开的水墨,铺陈下一片锦缎。少年悸动的心就像是暗夜里的春虫,声音微弱却总有着窸窸窣窣的动静,在日渐浓郁的草色中隐藏。夏无痕并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暗恋。躺在几年后的草坪上,她想起最后一次见到肖桓的场景,突然感觉自己的青春被割裂了。火车只带走了她那部分残缺的,而另一半留在了南方的小城。

只是高中的日子到底是忙碌的,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理由为着所谓的未来去打拼。埋头书海的日子,无痕还是会偶尔抬起脸看着艳阳天里晴朗的天空,

想象着自己的爱恋发芽开花时的样子。或许,没有那次的经历,这样平静如水的生活还会继续,但是生活没有如果。

无痕对于年轻的数学老师的关注总有着戒备。甚至,那种暧昧的眼神对于她就像是一种酷刑,难以忍受。那个反复的春天里,晴朗与寒冷交织。一个天气突然燥热的夜晚,数学老师把正在上晚自修的无痕叫过去。她走在走廊上,看着延伸的灯光在地上映出她单薄的影,突然感到恐惧。她不知道路的尽头将会是什么。走过肖桓的教室,她忍不住回了回头,仅仅是想知道他在干什么而已。 但是似乎是第一次,目光交织,似乎寻觅了很久,终于在某个时刻相会。隐隐的不祥的预感让无痕感到沉重,那忧伤而犹豫的眼神流落在肖桓的眼睛里,升腾起一丝的隐忧。

办公室里的气氛是沉闷的。而那晚的经历对于年轻的无痕来说,就是一场噩梦。现实就有如一把锋利的锥子,划破了人生太平盛世的假象。多年以后,无痕依然能感到那种被深深压抑的疼痛与无助,那些潜伏在她内心的魔障就有如挥之不去的阴霾,笼罩在心头,不得超生。

于是:一场毫无预感的破坏,青春从此支离破碎。含泪走出办公室的一刻,无痕突然瘫软在墙边,无力地倚靠。走廊的那头如同通向地狱的甬道,没有光亮,只有魔鬼与黑暗。

对于懵懂的少女,对于这样的侵犯总有种不知所措。而沉默如她,便更是紧闭着牙关,只是坐在走廊的地上,脸色惨白,大口地喘着粗气。肖桓却沉默着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柔软的身体被他扶起的时候,无痕突然仓皇如同受惊的小鸟,只是环抱着自己的身体,逃离着。

那晚是肖桓送她回家的。她家住在老城区的巷子里,昏黄的路灯,逼仄的小路,脚步声在清冷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沙哑。他在后面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在老旧的砖瓦中默默行着,他看着她倚靠在墙边呜呜地啜泣着。但他们之间,始终是这样的距离。

走到她家门口,她停下脚步,回头看看他。雪白如同稿纸的脸上如同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冰凉如水。他远远的立着,然后浅淡的笑容,然后离开。

多年以后,每次这样月光如水的夜晚,无痕独自回家的时候还是会不自禁想起,第一次靠肖桓那么近的那种心跳与刚被侮辱的惊魂未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时的矛盾,就像是紧紧缠绕在老屋上的藤蔓,攫取着呼吸的养分。

几天后,当无痕再回到学校的时候,却听说肖桓集结了社会上的一些其他兄弟,把数学老师打了一顿。可当校方来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肖桓却始终没有说原因。身旁的同学以平常的语调说着别人的故事,可是无痕听来却像是一根根针一样,扎在她的心上,鲜血汩汩流淌。泥沙俱下的疼痛,讳莫如深。

数学老师右腿骨折、手掌骨裂,回了外地老家。校方决定开除肖桓。

肖桓并没有多么流连校园的意思。那天无痕去找他,在操场的双杠旁。肖桓看见她,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可是无痕看见他并不悲伤的脸,泪流满面。那晚的创伤将会是人生中的符咒,而这个并不深交的男生竟然为了自己铤而走险,无痕心底就像是有无数的毒蝎子在啮啃着,一寸一寸的疼痛蔓延开来,恣肆横流。

“对不起。”她看着他邪邪的奸笑,喉咙口就像被堵住了,只能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肖桓走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又是浅浅的一笑,说:“没事,我本来就没心思呆在这里了,现在正好有机会离开。”

“那……那你以后呢?准备怎么办?”

“四海为家。”肖桓扬起眉毛,潇洒地挥挥手,一副大义凛然的气概。

四月的傍晚,夕阳的余晖在他身后斜照,他的身形就像是镶了一层金黄的轮廓,逼真而帅气。在她眼里,他就是能行走江湖的骑士。

肖桓就这样离开了校园,和他那帮兄弟混在一起。数学老师终于在回到了学校后又侵犯了一个女同学,东窗事发被开除了。无痕却一直没有勇气跟别人提起自己也曾受过这样的伤害,更没有提起与肖桓之间的故事。

七月流火。无痕的生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炎热的暑假,她骑着自行车在街头巷尾寻找肖桓的痕迹。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他走的时候什么也不愿给她留,哪怕是一个最简单的信息。

钢筋水泥的城市在火热的太阳的炙烤下,显得异常的烦躁。汽车的尖利的鸣笛也充满了不耐烦的气息,好像要狠狠地撕开这热一般。无痕坐在一家冷饮店里,看着眼前的苹果汁淡青的颜色,心底突然泛起苦涩,忍不住落下泪来。

而肖桓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讯。直到无痕在路过老城区的一家便利店的时候。熟悉的身影在对面街头的玻璃落地窗里晃动,就像是很长时间以来在她心底留下的烙印,终于又活过来了。她欣喜地想奔过马路,她想让他在一转身的时候看见自己。可是一辆大货车呼啸而来,又绝尘而去。人群就在这样急速的流转中分散,只差了那么几秒钟而已,再往对面的街头寻找的时候,却发现,逆流站着的,已经不过是落寞的自己。街上还是人来人往,而这样的孤独,总在人越多的时候,感觉越强烈。

也许,生命中的许多交错都是这样,只是因为早了一步或者晚了一步,便再没有相逢。无痕想抓住肖桓在她生命中留下的印记,却发现越来越模糊,自己也越来越无力。甚至有时候她都开始怀疑,肖桓并不曾来过,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那留在身体里的伤害又是那么深刻,不可辩驳地时时地折磨着她。

转眼是高二。夏去秋来的日子,多了几分的清明疏朗。压抑了一个季节的沉闷气息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高中的生活就像是被安在了高速运转的轨道上,像陀螺一样不知疲倦地旋转,实现最初的梦想。

或许就这样,让无痕的日子轻轻浅浅地过下去,总有一天,关于肖桓的事情都会淡忘,关于未来也不会有更多的波折。周末的早晨,无痕在城市郊区的一个公园里慢跑,在台阶上看到了醉卧在地面上的肖桓,身边的几罐酒瓶子东歪西倒,满地的狼藉让这里看起来多了些陈腐的气味。无痕的心就像被什么重物狠狠地击打了,疼痛划过心尖,如同昏厥一般。眼眶微微发红,难以抑制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一样,大朵大朵地落下,溅在地上,开出清冽的花来。

肖桓醒了,脸上写满了尴尬与惶恐,那样的仓皇生涩是夏无痕从未见过的。“你怎么来了?”肖桓揉揉惺忪的睡眼,站起来。

无痕跑过去,只是愣愣地看着他,只是想哭。

肖桓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可总是只有那么一会儿。脸色又阴沉下来,带着与年纪不符合的疲惫与沧桑。他背过身去,却只是冷冷地说:“下次别来找我了。”

无痕呜咽着“为什么要躲着我?”肖桓大踏步地往前走,似乎是想快点逃离无痕的视线。无痕冲着渐渐消失的背影大声地叫着,却始终没在接收到回答。

来去匆匆。他就如同一阵风,出现在她最美的年华里,离开的时候,却丝毫不带走一片云彩。

无痕如愿地考取了外地的一所大学,生活就像是轨道一样,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只是那个因为她而改变了航向的人,却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不再重来。时光奔腾如流水,在那些个匆匆过去的艳阳天里,他偶然地出现,又必然地谢幕。在离开那个南方小城的火车上,看着父母远离的背影,无痕突然泪眼婆娑。

对于这个旧城还有这么多未完成的愿望,还有那么长远的留恋。火车会带着人去往不同的方向,那些曾经亲密无间的人也在这样路线的交错中从此天南地北。火车慢慢地开动了,无痕随意地看了看窗外拥挤的人群。

突然,她看到了两年未见的肖桓。他站在人群中,还是一条破破的宽松的牛仔,还是一头染着红色的乱蓬蓬的头发,就像老烟鬼一样手指拿着一根烟。他像是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急切却总在试图隐藏自己。

可是夏无痕只是看到了他一眼。火车带着她以及她的梦想去到了远方那个光鲜亮丽的大都市,那些青葱岁月中无人知道的污点在那样流光溢彩的环境里将没人知道,而这场似是而非的爱恋也如夜空划过的流星,终不将绽放。

本以为这个故事会就这样平淡的结束。但当又一个冬天来临的时候,再回到湿冷的南方的时候,却有同学告诉她,高一时隔壁班那个被开除的肖桓在一次打架斗殴中被打死了。

无痕只是木木的,这个人曾牵扯着她的喜怒哀乐,曾为了她彻底与学校决裂。现在却这样地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夏无痕却没有哭。冬天的寒风,就像是刺入骨髓的匕首,一刀一刀割过每一寸肌肤,如同一个少年被侵蚀的青春。

夏无痕在风里站了整整两个小时,只是发呆,任眼前车水马龙,任眼前人来人往。可是当她看见身边开在寒风中的一朵蓝色小花的时候,却突然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个来去一阵烟的少年,真的已经萎谢了。那颓废又高傲的眼神,那条破破的大牛仔裤,那头蓬乱的红发,都在血腥的暴力中成为地下的一沓冥纸,祭奠着无痕与肖桓之间仅有的一段故事,和那一段从不为人所知的青春。

又是人间四月天。

在湖边的夏无痕轻轻闭上眼,泥土的芬芳带着雨后的清爽的气息迎面扑来。又是一季明媚的春光。在疼痛中成长过来,不再只有伤流年的情愫。毕竟,她已经不是在为一个人而活。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