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单车

2004年的7月,来自延安的三位高一学生,骑单车从延安到上海。他们的名字分别叫白晶、樊文虎、张治军。除白晶18岁外,其他两人的年龄都只有17岁。3个小伙子带上家人“赞助”的2000多元钱,一人一辆自行车,外加简单的换洗衣服和3个塑料水壶就踏上了行程。为了完成20天内到达上海的目标,他们一路上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早晨8点上路,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休息,每天骑行路程都达到120至150公里。负责财务的白晶说,3人每天只有数十元开销,一路上花钱都是精打细算,有时因找不到便宜的旅馆而露宿街头。由于天气特别炎热,遇到有水的地方,他们都要用水淋湿全身,一身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在从合肥赶往南京的路上,张治军因天黑看不清路摔倒在沟里,不仅车子摔坏,左胳膊上也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不过,他没有退缩,胳膊受伤,包扎一下;车子坏了,自己买来配件换好。

而与此同时,来自上海的24名大学生本计划用43天的时间,骑单车从上海穿越八省市到达北京的。7月14日他们就已经从上海起程,可是15天过去了,他们仍滞留在离上海不远的南京。主要原因是经费缺乏。从上海到南京,他们就已花光了原来所准备的5.1万元。他们特地租用了两辆小面包车。一辆专门负责在前面为队员们开道、提前安排食宿、拍摄行进过程等工作;另一辆则在队伍后面负责运送队员们的行李,光租车和做标语就花掉了近4万元。由于缺少资金,活动被迫取消,返回上海。

同样是骑单车长途跋涉,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延安的3个小伙子,他们想的就是一定要如期到达上海,每天一定要骑完那一段的路,他们有的就是这么简单的决心。而上海的大学生们太过依赖外部环境,以至于出发时的那份雄心壮志都被消耗尽了。这不由让我们想起法国作家布洛瓦写的《不愉快的故事》里的那群人一样,他们曾收集了大量的地球仪、地图、火车时刻表和行李箱。但是,直到老死,他们也未能走出自己的小城,就是因为无休止的拖延和推迟。

人生往往因为丁点儿的梦想,就有了属于自己的传奇,不要等待上苍为你创造好万事俱备的条件,趁着年轻,靠着你自己,上路,出发吧!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