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搬进七楼A座后,姜小白发现自己的生活方式在悄悄地发生变化。本来她是不画妆、不爱穿裙子的,那天路过百货大楼时居然买了套价格不菲的护肤品,还在服装专卖区挑了件明黄色的连衣裙。连衣裙镶着碎银花边,穿在身上让姜小白平添了几分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怀念旺仔。每当提起老家乡下,我们全家都会想起旺仔—— 一只可爱的小巴狗。那年冬天,妻从县城同学家抱回一只小巴狗。说是母狗死了,它的兄弟多,家里放不下,看着可怜就抱回来了。我一
阿桃和五个村民,偷偷的来到了桃花坳的村口,远远的望去,荒废了几年的桃花坳,现在已是残垣断壁,草木深深,一片荒凉的景色,偶尔有几只飞鸟,从上空掠过,周围的桃花依旧开得鲜艳,桃花的香味弥漫着四周,初冬的时节,这里还是一片草木
人生总有组傻事,糗事的时候,尤其是在校园里的时候。查字典故事大全提供校园故事:谁的青春期里没有几件糗事别的同学,考试没有考好,脸上总会挂出忧心忡忡的表情,担心老师批评,担心家长训斥,担心同学们嘲笑,于是,便像一朵霜打的花
清康熙四十六年(一七O七),杭州地方官为迎接康熙帝第六次南巡,对西湖各名胜大力整修,尤其是行宫所在的孤山一带,一亭一阁都不惜耗巨资重彩镂金加以修饰,唯恐其不够华丽鲜艳。天台山有位名叫周涣山的百岁老翁,其时作客杭州,耳闻目
小明游手好闲,靠偷盗度日,最近他可以说点背到家了,唯一的一点积蓄到赌场输了个精光,现在已是衣食无着,没办法小明只好又干起了老本行,这天夜里,小明到一个小区踩点,可是看了半天,小区戒备森严丝毫没有得手的机会。失望之余,只好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家有梦露。每次回家,梦露就会从房间的哪个角落钻出来,在我脱鞋的时候,她会首先霸占一只拖鞋不放,黑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瞪着我。心情好的时候,我会把她抱起来,允许她舔我的脸。梦露是妻子的朋友送来的一只小狗
朱元璋龙袍一上身,就翻脸不认穷弟兄,连他当年讨饭、放牛、做和尚等等的经历,也被看作是“丑事”,忌讳人家再提起它。传说朱皇帝在老家凤阳,有两个从小结拜的弟兄。老哥姓张,老弟姓王,他们也听说朱元璋的这些闲话,各有各的看法。那
下面我为大家讲述的这个故事叫做,你录还是不录。现在是个网络纵横的时代,各种各样负面或正面的激情和刺激在网络上四溢纷飞,在这个大家都没有太多顾虑与约束的地方,人们大胆放心的宣泄着各自对现实生活中的不满与无奈,肆意展露着内心
在鲶鱼洼北沿有一座高耸的大山,说它是跟周边一些重叠丘陵比较而言,其实海拔不到250米,由于山尖常常淹没在白云中,所以当地百姓一直叫它"白云山"。明代中期,人们才把它叫鲁山。相传,朱元璋在司巷一带,招兵买马,发展迅速。消息
听过是日语,长大就懂了的故事吗?一富二代超速行驶被女交警抓,女交警给开罚单,富二代嚣张:“知道我爸是谁吗?”女交警:“这得问你妈。”爸和儿子在睡觉,隔壁新婚小夫妻动静甚大,儿子:“这是啥声音?”爸爸答道:“这是日语,长大
森林里住着百兽,生活自由自在,自从出了妖魔鬼怪,就勿太平了,每日里提心吊胆,百兽们纷纷议论,这样下去,日脚难过,顶好推选个大王,带领大家来对付妖魔。谁做大王呢,议了半天还定勿落。活狲东走西跑,活络勿过。一日,看见一个老头
祥天公司老总李祥天为扩大宣传,赞助了一部电视剧的拍摄。因为对拍电视剧感到好奇,李祥天经常去拍摄现场观看。这天上午,电视剧拍了几个镜头都不理想,导演决定临时更改一下剧情,请来编剧现场写了一段,导演看后觉得还行,只是担心找不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寻找乐乐。葛松的母亲在县纺织厂干了一辈子挡车工,退休后一个人住在小城北郊祖上留下的两间老房子里,每个月靠退休金过日子,时不时的还塞给葛松三百、五百的,日子过得很简朴。葛松俩口子都下了岗,有一个15岁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不是哈哈的错。鼠和狗,都是十二生肖里的属相,鼠排第一,狗排倒数第二。狗认为鼠不择手段窃取第一,心存芥蒂。这不,也不知过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代,狗不论在哪里见到鼠,都怒目相视,见鼠就抓。于是,民间有这
从前,台湾和大陆相连,中间没隔一个台湾海峡。这搭有一个所在叫做东京,很闹热,人很多,也很富,但是富的人很枵鬼,认钱没认人。有一个臭头和尚,一身生疥烂呀汁流汁滴,去东京共人赏,没一个要一碗给伊吃,一文给伊用,还鼻孔捂咧赶伊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 珍珠”的浪漫野史。珍珠是只黑色的狗,双眉各有两个黄豆大小的白点,因此双眼就显得更加晶莹闪亮,所以,它就拥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珍珠。珍珠是只普通的狗,在山里面对这种狗统称为土狗。但在土狗当中珍珠又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我们一直游荡在路上,这天杨萌提议我们该上路了。 她说:“错过了时间就关门了”。 周围人潮涌动,恐惧突然铺天盖地涌来,情不自禁去拉杨萌,手微微颤抖着。我转过头,试图从杨萌眼里找到一丝丝恐惧,杨萌只
一、粥场惊变大清朝雍正三年,河西大旱,素有“天下粮仓”之称的凉州城,辖内数百万亩良田几近颗粒无收,虽有官家赈灾,但却僧多粥少,乡野道旁饿死的人依旧随处可见。就在知府李天德为此焦头烂额之际,管家李环来报,说凉州城最大的药商
1111小时候外婆常说,钱是死的,人是活的。钱有用完的时候,人有转运的日子。那时我根本不懂话里的意思,常歪着着和外婆抬杠:"我想吃桃子,不给人家钱,人家就不会给桃子。"外婆笑笑,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111很早以前,淮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